发泡水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透视种粮大户产出效益双下降现象厚绒荚蒾

发布时间:2020-10-19 03:38:07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厂家

透视种粮大户产出效益双下降现象

一些超大规模的种粮大户和家庭农场的粮食产量和经营效益不升反降,相关方面应该有所警惕,引导新型经营主体合理适度规模经营。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张志龙

山东章丘一位种粮大户经营土地面积从多年的670亩降到今年的181亩;多地经营面积几千亩的种粮大户“非粮化”经营趋势显著;农业新型主体要扶持补贴心理较重,过度依靠政府力量……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山东多地蹲点调研发现,一些过大规模的家庭农场粮食产量和经营效益不升反降。

相关专业人士向本刊记者建议,在制定政策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方面,中央及地方相关部门需谨慎,避免政策扶持诱发以赚取补贴为目的的工商资本进入大田经营,进而带来土地产出率下降、粮食产量减少,乃至非粮化、非农化等问题。

670亩到180亩的自发调整

64岁的张保华是山东章丘绣惠镇太平村一位种粮大户,今年的小麦种植面积是182亩。张保华从2000年开始承包附近村民外出务工不愿经营的土地,面积逐年扩大,2013年达到近700亩。“村民之间自愿自发的,流转费用开始是一亩200斤小麦,后来逐步增加到300斤、400斤小麦,现在一般是600斤小麦。”张保华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本刊记者调研了解到,张保华今年之前经营的670亩土地涉及周围5个自然村,“以前面积小的时候,管理很及时,我自己都能看过来,后来到了670亩,自己根本无暇顾及,需要雇用很多劳动力,如果没有补贴,赚不了多少钱。”

事实上,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鼓励发展新型主体之后,在村民眼中“精明”的张保华就从2012年的500亩土地“扩张”到670亩,也顺利拿到了2013年山东种粮大户的补贴,每亩230元,光补贴一项,就达到十几万元。但他经营的土地,却遭遇了产量的下降。

“以往面积小时,小麦亩产量能达到900斤,玉米亩产能达到1100斤,但这两年经营的这670多亩,只有部分管理较好的地块达到或者超过了这个标准,其他很多由于管理不到位产量很低。”张保华说。

张保华自己也在反思,他用“极限度”来形容土地规模大小和产量多少的变化,“三三得九不如二五一十,看起来耕种的土地是少了,但产量能高起来。我现在这100多亩,每亩能有500元利润,之前也就能有200元、300元,甚至还低。”他表示,这几年租金越来越高,已经超过自己能够承受的限度,所以自己主动减少了粮食种植面积。

超大规模难抵适度规模效益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山东德州、济南、聊城、潍坊等多地调研了解到,在如今土地流转速度加快、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逐渐壮大之际,山东个体农户仍是种粮主体,占到七成,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占到近三成。

在本刊记者蹲点的章丘市太平村,个体农户时传海经营土地面积2.5亩,2014年取得了大丰收。通过分析附表可以看出,在单产方面,作为散户的时传海粮食单产最高,年产量达到了2400斤/亩(小麦和玉米,下同);村集体承包的40亩地块也达到了2000斤/亩;张保华承包的670亩产量最低,只有1800斤/亩。

太平村书记高恒彬等多位村干部和村民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当地地力不算太好,如果流转价格超过600斤小麦/亩(720元/亩),种植粮食就赚不到什么钱,不符合市场规律。通过分析看出,不管是40亩,还是670亩,规模经营后农资成本和收获成本要低于散户,但相应的是,规模越大,雇工费用越高。

本刊记者了解到,太平村一共480户,1789人,1060亩耕地,人均0.65亩地。高恒彬说,因距离章丘和济南不远,村里转移出去的劳动力算是多的。目前,村里的地散户耕种的面积大概占到40%,100亩以内小面积流转能占到30%,超过100亩的占到30%。

“村民之间流转很好,但像张保华前两年大面积的流转并不合适,地种不好,也不利于国家多打粮食。”高恒彬说,“去年他的一片地里全是草,浇水也跟不上,很多村民都骂他浪费了好地,这些年给国家少打了多少粮食?”

专家表示,土地规模小,虽然土地产出率高,但影响劳动生产率,制约农民增收;土地规模过大,劳动生产率会较高,但土地产出率较低,不利于农业增产和粮食安全。比如,在40亩时,既有良好的土地产出率,也能取得较好的劳动生产率。“要避免以降低土地产出率为代价,片面追求扩大规模经营的发展误区。”湖北省农科院官波向本刊记者表示。

在本刊记者长期跟踪的种粮面积超过1000亩的十几个大户中,很少有纯种大田作物的。山东高密一位大户包地种超过20年,现在经营3800亩土地,其中大田作物2000亩,蔬菜1800亩。“我很有经验,一亩大田一年也就能赚个100元、200元,旱了涝了根本不赚钱。赚钱主要靠蔬菜,粮食用来调茬。”

据调研,大规模农业很难做到灵活精细的农业生产管理,如果雇用劳动力,会产生生产效率下降和监管困难等问题,进而也增加成本。种粮大户岳梦羲说,雇工多的话,自己经营的2000多亩肯定赔钱,只能全部机械化,还承担一定风险。

补贴宜侧重适度规模经营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贺雪峰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以高租金租入土地进行农业规模经营的经营者或者企业,因为租金高、规模大,而相应地利润薄、风险高。政府为了让规模经营者不破产,就不得不为规模经营者提供政策支持和资金支持,就要为规模经营提供政策性保险,总之政府也增加了负担。

多位专家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山东在内的我国大部分地区人口稠密,人均占有耕地量少,一方面城镇化水平还不算高,劳动力向二三产业的转移并不稳定,为了保证农民的返乡机会,不至于引发社会稳定等问题,并不适合大规模的流转土地。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山东省委农工办原副主任刘同理表示,我国东部地区应该大力发展雇工较少乃至不雇工的家庭农场,种植面积从十几亩几十亩到100亩之间的规模比较适合国情,让农户家庭取得的种粮收益高于或等于外出打工的“机会成本”,同时避免农户投资过大难以承受旱涝等不可控因素导致的风险。

一些专家表示,目前农业扶持政策中,新增补贴向新型主体倾斜应谨慎选择扶持对象,动辄几千亩的经营面积很难产生示范效应,补贴这类群体也不利于生产出更多粮食,应该将补贴用于类似于几十亩等适度规模的这部分新型主体。

基层不少干部群众建议,在小农户仍是种粮主体的中国,政府应该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解决农业生产基本条件和种粮的便捷化,基础设施的改善和社会化服务。□

苏州治疗前列腺医院排名

北京看青春痘的专家

浙江宁波治白癜风排名

西安生殖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