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泡水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短信群发器仍在地下交易销售商称从未被查过

发布时间:2020-06-30 19:30:16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厂家

秘密进行的“地下”买卖 在北京中关村一家电子城的地下一楼,笔者试图购买群发器,好几位摊主都说“这东西现在太敏感,都是偷偷摸摸地在卖。”有一家摊主甚至奉劝笔者:“你一个女孩子最好不要单独去买,会有危险。”一位姓杨的摊主告诉笔者,现在虽然还没有工商局来查,但中央电视台3·15晚会曝光后大家都比较谨慎。法律上没说违法,但知道自己打得是擦边球,还是提心吊胆。还有一位摊主说,他们研制的手机短信群发软件更先进,只要在连接网络的电脑上安装软件,就可以群发短信。只要汇钱过来,他们就把软件、帐户和密码发送过来。 另一家电子城的摊主告诉笔者,现在网上卖这类东西的很多,于是笔者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手机短信群发器”,出乎意料地弹出了近8万个网页,其中有相当数量的销售商联系方式。笔者以买家自称,拨通了其中一家销售商的电话,与负责销售的梁某攀谈起来,并表示想让在广州的朋友带货回来。梁某就提供了一幢大楼大厅的地址。当笔者质疑为何不能提供准确的营业厅或办公室地址时,梁某很神秘地说,“要看你买的是什么东西。你要是买榨汁机,那我一定请你来办公室坐坐,可你买的是这东西(手机短信群发器),就只能在大厅交易了。到时候打我手机,我就来了。” 群发器都是“三无产品” 笔者日前托朋友前往梁某指定的某商厦大厅看货时发现,对方提供的短信群发器上既无生产厂家、也无生产日期和合格证,属于“三无产品”。笔者通过朋友再次与梁某取得联系,并询问其是否被工商部门查过。梁某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我都卖了几年了,从来没被查过!”说完就催促笔者让朋友尽快交钱拿货。笔者又与广东省工商局取得联系,该局工作人员告诉笔者:广东省工商局确实还没有对手机短信群发器进行过监管。当笔者问及该局是否打算对这些“地下”泛滥销售的“三无产品”进行监管时,这位工作人员称这不归该局管。 不仅如此,其他网上销售商也均称他们的群发器没有生产厂家、生产日期和合格证等信息,并且只是一再强调“提供保修卡、使用说明书及专业技术人员的电话和QQ,包你会用。” 渗透其中的“手机号”泄漏 即便是“三无”产品,手机群发器仍然售价斐然,并且不愁销路。梁某告诉笔者,他们每天都要卖出几十台,而且在广东这东西已经很普遍了。私人和企业买的都很多。在北京中关村一家电子城,一种一次性能发5000条短信的“八口”群发器,开价就是6400块。当笔者称价钱太高时,摊主则说:“你要说我们这成本有多少,还真难讲。但人家为什么要来买呢?能挣大钱啊!” 在笔者暗访的过程中,每个销售商都表示只要买他们的手机短信群发器,就会赠送一个装有全国各地号码的“软件”。一家短信群发器的销售商告诉笔者,他们提供全国各地的手机号。这些号码按号段划分,每个号段有一万个号,“想发给多少人就发给多少人”。广州市的梁某更准确地告诉笔者:“单你们北京市的号,我这就有2860万,而且我们每三个月就更新一次数据。” 本该属于个人隐私信息的手机号码,竟然被销售商当作赠品招徕顾客。那么号码是如何被泄漏的?笔者联系的另一位销售商李某声称他能提供北京的13000个号码,这些号码按北京18个区县分类,上面机主姓名、手机号、是否为VIP、每月话费、余额等信息一应俱全,并且分门别类,“老板、经理,要啥有啥。” 笔者惊讶其所拥有的手机号信息之全面,李某很自信地告诉笔者,“号码是从北京一移动公司数据库经理那儿花5000块买来的。那人是我哥们。” 笔者随后向北京海淀、朝阳、丰台等几个公安分局及工商部门进行咨询,对方均称还没有对手机短信群发器进行过相关监管。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中国泰尔实验室主任何桂立表示:“现在电信对手机短信群发器还没有相关法规限制,但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比如工商部门监管‘三无产品’进行管理。而要根本解决问题,还是需要国家尽快制定相关法规,对发送垃圾短信的源头加大惩治力度。中国青年报

太原订制工服

聊城工作服订制

哈尔滨工作服订做